视窗
×
loading...
本网站已支持IPv6
      分享至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动态
全产业链有序复工呼声甚高 金融机构多角度求解中小微企业资金需求
来源: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3日

  2月10日,是不少非湖北省市规定的企业复工时间,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因为员工难以返回、招工困难和防疫物资不足等问题,多数企业复工仍较困难。面对部分实体企业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流动性和经营困难,银行、证券、信用社乃至小额贷款机构对接情况如何?

  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进出口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把疫情控制住是最重要的,只有疫情得到控制,企业才能恢复生产,才有现金流,才可以活下来。

  也有银行工作人员表示,确有部分企业受到疫情影响出现流动性困难,尤其是餐饮、旅游、零售等第三服务业中的小微企业。而面对企业出现的危机,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都在积极寻求解决之道。

  进出口企业资金链承受力

  WHO已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这可能对中国商品出口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对此,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外贸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控制住疫情,如果疫情可以在三月前得到较好控制,出口的损失不会太大。

  宁波中基集团副总裁应秀珍表示,目前已经出现了出口商品被当地客户抵制的问题,跨境电商发过去的货有消费者不敢签收,也有部分港口甚至不给货船停靠。但这样的行为还是极少的,只是不确定如果疫情难以缓解,会不会有效仿行为出现,以及会对上半年出口带来较大打击,而如果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相信对全年的进出口业务影响不会太大。

  “对于宁波来说,资金反而不是问题,宁波政府、金融机构都在全力保障企业现金流,要求不抽贷不断贷,尽力支持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目前出口制造类企业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招工难影响企业复工。”应秀珍说,“宁波外贸企业10号大部分已经复工,我们从春节放假期间工作都已经安排远程居家办公了。尤其是2月3日开始,银行付款、查收汇,单证制作、报关单领用,甚至财务报表都可以在线上完成。但外贸工厂复工应该困难一些,因为工人难以返回,宁波也要求外地返回人员要自我隔离14天。”

  “10号是规定的最早复工日期,但我们依旧没有开工,因为开工必须满足防疫条件,要有防疫物资,但目前是高价也买不到防疫物资,到处都缺口罩防护服,这种情况企业自己也不敢开工,只能等到有防疫物资或者疫情极大缓解才能开工。”山东海阳某毛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其实毛纺织业已经算相对幸运的了,目前(11月底到次年3月)恰好是毛纺织业的淡季,一般3月是客户接洽期,三月下旬才有会大量的国外订单。现在我最担心一直无法复工,企业最多可以坚持到2月底,因为考虑到上游企业的原材料供应,意味着我们全面启动生产要到3月上旬。但那时候国外客户订单就已经不会给你了,我们上半年可能收入为0,现在我们最期待的,是整个产业链都可以在控制疫情的情况下有序复工。”

  而对于国家政策补助对小微企业的影响方面,上述负责人则表示作为一个年营业收入1.5亿元的纺织类企业,目前仅能获得抵押经营贷款,没有信用贷款,目前贷款额度是3800万,贷款利率在基准上浮20%(国有银行贷款)到上浮70%(地方商业银行贷款)之间,比此前有所下行,但额度依然不足。“疫情控制、有序复工是首位,在资金保障方面,目前山东省也出台政策措施,不允许银行抽贷、断贷,但企业各项费用如最低工资、租金,财务成本依旧要支付,希望可以获得一些信用贷款和利息减免,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广东省小贷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徐北在新冠肺炎对小贷行业影响研讨会上表示,珠三角有众多出口导向类的小微制造业,如果三月疫情上旬不能完全控制,广东依靠进出口为主的小微制造业可以说一年白干。“除此之外,从小贷公司角度来看,这里的小微制造业融资方式绝大多数是房抵贷业务,如果经营现金流出现问题,房产抵押也会出现问题,对经济负面影响会很大。”

  徐北还表示,“以广东中大商圈为例,这个商圈和商户多数是湖北人,涉及14家小贷公司7个多亿的贷款。”

  金融机构如何对接

  “复工之后,我们已经开始电话对贷款客户进行排查,观察疫情对客户的实际影响,在此基础上,如果后续客户经营情况好转,则考虑增加授信;如果客户经营持续受损,则启动贷后帮扶或者进行展期;实在不行也会考虑催收措施。”西南地区某城商行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国家的各类宏观政策是充足的,不过作为基层银行从业者而言,会建议监管不要给银行下指标,这样银行很容易变得机械化地为了完成指标去完成。”

  在宏观层面看,在政策推动下,市场与机构普遍呈现比较积极的意愿。

  从2月3日开市以来,央行在6个工作日内,已累计向市场投放了2.6万亿流动性,并通过专项再贷款等政策,支持疫情防控,缓解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困难;各大银行都出台了各类措施,如降低贷款利率、允许对湖北地区贷款延迟还款等,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实体经济。

  上述银行工作人员还透露,目前约有20%的客户提出改变还款方式要求,部分客户希望进行展期,这部分企业一是因为经营现金流确实受到了疫情的影响,流动性出现困难;二也有企业控制人因为封路等被困在农村老家或者小区,难以外出操作还款,希望延迟几天还款。除此之外,则有部分消费贷款客户提出了希望提前还款,因为春节待在家里不出门,消费减少了,手里有钱就想把欠款还上。

  珠三角地区某国有大行分行副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已经在摸查疫情对当地企业的影响。“我们这里以民营制造业为主,小微客户占比比较大,目前对出口有所影响,但现在还不能下结论说影响有多大,还需要继续观察疫情防控情况。目前,针对小微企业面对的问题,我们也在积极推动线上信贷业务办理,包括基于税务信息和信用贷款、票据贷款、承兑汇票贴现、续贷服务等,都可以网上办理。”

  与此同时,不少监管机构也适度调整对银行和相关业务人员的监管指标或措施,放松了对经营业绩、不良贷款、尽职免责等方面的要求。

  如浙江银保监局提出2020年浙江省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力争全省小微企业无还本续贷余额新增超过1000亿元、综合融资成本要较上年降低0.5个百分点外,也表示对因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未能及时还款的,经征信系统接入机构认定,相关逾期贷款可以不作逾期记录报送;对受疫情影响的商业银行基层分支机构适当降低经营利润和不良贷款考核要求等。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顾月)